我张嘴吃粮:小排球 VOCALOID killingstalking 铁人 小蜘蛛 狂鼠 19天 薛洋 小夜左文字 巴形 静形
&这人是个鳖吹
&很gay

沒錯我一點也不酷啊!

姬友昨天剛剛過生日。她很酷,而我一點也不酷,雖然我不經常找她,但是真實的我依賴著她。
而她卻是很酷的。她卻是很酷的。
我想可能是我太無趣,並且口拙。
我總是在說著"老子最酷。"但心裏知道不是的。
明明安心做著社交的邊緣人,暗地卻羨慕有許多基友的人。羨慕歸羨慕,仍然提不起精神也不懂得如何建立與維護朋友關係。
一些折磨我多年的社交尷尬又再湧現心頭。

评论
© 野性定律 | Powered by LOFTER